在王导的辅佐下司马睿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地位越来越巩固

  • 时间:2019-07-08 22:48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一名侍从匆匆跑进大厅,急急地禀报:“殿下,东安王已被成都王所杀。“琅琊王司马睿是东安王司马繇的侄子,闻报大吃一惊,“啊”了一声站起来,在大厅中踱来踱去,一边叹气,一边自言自语:“唉,这可如何是好?这可如何是好?“司马睿不是晋武帝的嫡系子孙,在皇室中地位不高,与成都王司马颖的关系也不和谐,如今得到东安王的死讯,不免心惊胆战。他想:成都王是晋武帝的儿子,地位高,力量强大,自己的命捏在他的手里,还是乘夜逃出邺城为佳。偏偏那天晚上皓月当空,泻下一片银光,将大地照得一无所隐,成都王又传下命令,严加警戒,不许显贵外逃。司马有心逃出鄭城,眼下却是插翅难飞。天无绝人之路,正当他一筹莫展时,乌云铺天盖地而来,一时间,电光闪闪,雷声隆隆,大雨倾盆而下。雨声中夹杂着马蹄声,远远地传来传令人的呼喊:“各个关卡小心了,加强警戒,不得懈息,防止奸人乘着夜色冒雨選走!黎明时分,守军由于整夜辛劳,疲惫不堪,警戒松懈。司马睿换上便服,牵着马,乘乱混出邺城。到了河阳,渡口守军盘查来往行人,防止好细混入,严禁显贵离去。司马睿想蒙混过去,冷不防守卫大喝一声“站住”,他被吓得心不住地“扑通、扑通”乱跳,只得牵着马站住。他的随从宋典从后面赶来,看到司马睿被阻,灵机一动,在他的马背上抽了一鞭,哈哈大笑着说:“舍长,你也被截住了?唉,这也没法子,上司严禁贵人离境,我们这帮小人也被连累了。”守卫听了宋典的话,朝他俩看了几眼,手一挥,给他们放行。司马睿上了马,快马加鞭,一溜烟地逃回自己的封地。东海王起兵讨伐河间王时,曾令司马留守下邳(今江苏睢宁西北),当时他请求司马越将其参将王导留下相助,司马越欣然应允。王导博学多才,极有韬略,平素与司马相善。司马对他言听计从,极为信赖。他则忠心耿耿地辅佐司马睿,成了司马睿的谋主。晋怀帝时,司马采纳了王导的建议,镇守建邺(今江苏南京),凭借长江天险,逐步扩充实力。到了建邺,一个多月过去了,江南的豪门、士族没有把地位不高的司马放在眼里,居然没人上他的门,王导对此伤透了脑筋,干方百计要提高司马容的地位王导的堂兄王敦是扬州刺史,在南方有些势力。王导将他请来,想方设法让司马在公开场合亮相,使南方的豪门士族前来依附。两人一合计,三月三快到了。按当地风俗,这一天是禊节,人们成群结队到江边,祭祀神灵,消灾求福。若是在这一天让司马容摆摆威风,倒不失为一条妙计。这一天,道路上车水马龙,人们黑熙接接向江边拥去,热周非凡。忽然,传来一阵阵锣声、吆喝声,原来是达官出行的前驱在鸣锣开道。后面是一队仪仗,军士们手各种旗帜、兵戈,昂首阔步地行进一乘华丽的轿子跟在后面,上面端坐着司马。他两眼直视前方,更显得威风凛凛。后面的人骑着马排成行,面容严肃恭道。仔细一看,令人大吃一惊,原来恭恭敬敬跟随在后的是王敦、王导和北方来的达官名士当时,晋武帝的嫡系子孙于混战中死亡殆尽,南方的豪门不知所从。他们见了这个排场,心中暗暗吃惊,认定司马睿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些有名望的人认为自己过去怠慢了司马睿,连忙到他的府上拜见、请罪。司马睿恭谦地接待了他们,使得他们更加心服渐渐地,司马睿的王府门庭若市,他也慢慢洋洋得意起来。“殿下,要想在江南扎下根,就必须把江南的名士都网罗过来。现在,他们只是前来拜访,这远远不够,要让他们被股下所用。”王导对司马睿说。“嗯,说得好!你说应当怎么办?”“顾荣、贺循是江南名士的领袖人物,只要把他俩拉过来,何愁他人不跟过来!”司马睿听了王导的建议,让王导带着自己亲笔写的信,上门拜访他们。他们俩见司马睿如此看重自己,答应了请他们出来做官的请求。这样一来,江南的名士纷纷归顺,就在这个时候,北方战事频仍,动荡不安,达官名士纷纷渡江南逃。王导劝说司马睿从中挑选精英,前后共收了一百多人在王府任职。在王导的辅佐下,司马睿的力量越来越强大,地位越来越现固。一次,他感激地对王导说:“你可真是我的萧何啊!”愍帝登位后,见司马睿颇有实力,想加以利用,封他为左丞相,一年多以。